www.kb88.com
L 企业招聘
Listing
联系我们 | contacts us
电话:
邮箱:
QQ:
地址:觊时国际娱乐制造公司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企业招聘 >

王爱民:数字化业务管理系统的柔性思考

2019-06-27 09:37

  说起柔性,我们说的比较多的是生产柔性。但是现在感觉,企业在进行数字化转型建设过程当中,对于数字化业务管理系统,其实也提出了一些柔性的要求。

  首先企业的业务流程是逐步改变的,是逐步的精益求精的,也就是说数字化转型建设不是一蹴而就的,即使对于某一个数字化业务管理系统来说也是需要持续改进的。在数字化业务管理系统当固化业务流程,可能能够支撑一段时间。但也会导致后续在进行改变调整时,将发生很大的困难,这是当前数字化业务管理系统实施普遍的模式。在数字化业务管理系统建设完了之后,如果仍然需要改进提升,一般来说还是需要软件厂商来介入,进行定制性的修改,比如我们经常听到的一期工程、二期工程等等。相当于企业和软件供应商进行深度绑定,软件供应商针对企业的需求,进行长期的定制开发和改进,这是一种模式。

  从企业的角度来说,显然是非常希望能够自己对系统进行配置,就可以实现对新的业务需求的支持。这也是为什么笔者见到的一些企业,成立了自己的信息化部门,甚至自己进行数字化业务管理软件系统开发的一个直接原因。甚至笔者见到的一些企业,比如制造执行系统用的比较好的,有些就是企业自己的人员开发的,打开,都能够根据实际的生产需求及时的进行调整,和持续的改进。

  这些都反映了当前的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就是数字化业务管理软件系统,尤其是带有管理性质的软件系统,在柔性上面如何做文章和实现突破。

  想要解决数字化业务管理软件系统的柔性问题,必须对它的内涵进行分析,而要进行这种分析,我们就要来评判企业业务业务方面的调整都有哪些?会对业务管理软件系统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企业的业务是由很多业务环节来构成的,在进行调整时,最直接的改变就是业务工作范围发生了调整,比如这个事情原先由这个部门负责,或者这个科室来负责,后来就调整为由其他部门或科室来进行负责,也可能是增加业务内容或者减少业务内容。这些对数字化业务管理软件系统的组织配置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要求能够根据实际业务组织的需求,实现数字化业务管理业务系统的调整。这些从数字化业务管理软件系统角度来说,业务操作的界面、操作的内容,都将发生变化,一般来说当前的数字化业务软件系统是很难通过所宣传的灵活配置进行支撑的。

  因此简单来说,数字化业务管理软件系统的柔性内涵:数字化业务管理软件系统能够根据实际的业务组织及其流程变化进行快速的调整的能力。这种调整,不仅涉及到业务展示、业务操作方面的改变,对于数字化业务管理软件系统来说,还涉及到软件系统内部的数据传输以及流程链条重构等方面的调整。

  我们期望的数字化业务管理软件系统的柔性调整,是能够形成一种类似搭积木的方式,实现一种基于组件化的快速配置。为了实现这个目标,笔者认为应该重视如下三个方面的策略。

  首先,功能模块粒度尽可能细化。当一个工作模块包含的业务内容太多的时候,有时候其实是很难拆分的,更别说进行什么样的调整了。功能模块是与业务相对应的,功能模块的粒度其实就是业务的粒度。当这个粒度足够小的时候,我们就可以通过一些方法,对这些功能模块进行柔性的组合,以支持新的业务组织模式。不管是功能模块还是业务的粒度,最基本的原则就是高内聚低耦合,简单来说就是对内不可拆分或者没有必要拆分,对外有明确而清晰的接口及其内容格式。同时这些功能模块的展示方式也应该是具有组件化的特征,以方便数字化业务管理软件系统在展示界面上的定制配置或组装化的能力,这个其实涉及到软件开发的一些技术,但根据笔者所了解的,现在这方面的技术应该相对还是比较成熟的或者说是具备这方面能力的。

  其次,基于流程引擎的有功能模块组装或重构。对于具有管理性质的数字化软件系统来说,业务的实现一般都是依托于流程来形成的,物化为各个软件功能模块之间的交互与协调,其本质就是形成业务流程链条。当前工作流引擎这方面的技术已经非常成熟了,面向业务功能模块的组装重构,进行适应性的技术提升与改进,应该就可以支持数字化业务管理系统的业务流程重构。

  第三,基于数据中台或主数据中心的服务化集成。当前工业互联网技术一直在发展,其中工业互联网平台当中提出了微服务的概念,这种概念其实也可以应用到数字化业务管理软件系统当中。同时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建设当中,很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主数据的梳理与管理,其基本思想就是从数据源的角度,进行数据的集中管理。但是面向数字化业务管理系统的重构来说,其管理行为不应该仅仅仅是静态数据管理,而是应该能够支持面向各个业务功能模块的数据分发。而这种数据分发在当前的技术态势下,最可行的方式就是服务化。当然随着技术的发展,如果每一个业务功能模块都可以视作一个智能体的话,这时就不仅仅是一种服务化的数据管理,而是要进一步的再提升一层,演变为事件驱动的行为集成,但是其底层仍然是服务化的数据管理与集成。

  上面按照自己的思路,进行了数字化业务管理系统的柔性重构问题来源及其内涵的分析,提出了三方面的策略建议。